Jora_Go

此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曾经让人羡慕的我怎么一步一步到了现在这种田地。

曾经家乡的人羡慕我的工作,对于我们小地方的人来说,我成了让父母说出去还有那么一点小骄傲的孩子,没有靠父母只靠自己,工作看起来不错工资听起来也不错,刚毕业的我工资比老爸这种在事业单位混了一辈子的人工资还要高点,确实计算机专业确实比较好就业一点,我当时花了差不多两个月找到了当时的工作,那会儿过程很难每天都很痛苦,应届生真的是什么都不会的,但是依旧每天坚持不懈地看书学习,力求笔试面试的时候不要太难看,终于公司向我伸出了橄榄枝,当时的我长吁一口气,仿佛解决了一件人生大事,所有人都觉得可喜可贺,可是只有我的内心抗拒失败,只有我知道我的专业是我不喜欢的专业,专业方向是我不喜欢的方向,最终确定的工作工作内容也不是我学的东西,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可当时的我接受了一切,而且十分努力地去做,并且把一切都做好。

把不喜欢的工作做到让别人认可,赢得别人的赞誉,是我抗拒痛苦内心里的一点小涟漪,同事称赞领导夸奖,年终绩效第一,这些告诉我父母他们都很开心,所有人都很开心,可是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想从事这份工作,我就越是讨厌,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大,加上外界奇异的环境刺激,我害怕一个人待着,我根本不能一个人待着,那时候只要回到自己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就觉得很害怕,毫不夸张,眼泪洗床单是每天男朋友不在和早上上班之前的事,以至于我扭曲地要求在这个城市唯一的依靠但离我很远的男朋友每天回来,必须陪着我,仿佛没有他我就失去了在这座城市的唯一救命稻草,我紧紧的抓住他,只有这样我才能不被情绪左右。但是上班对我而言依然每天都是煎熬,每天依然努力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尽力做到最好,同时也期待时间过得快一点,下班时间快点到来。

直到有一天,看到了公务员考试公告,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了名,瞎报了离家最近的一个三不限岗位,结果是人最多最难考的岗位,没有复习的我瞎考考到了第三,这对于每天都沉浸在痛苦工作痛苦情绪中的我来说,简直是打开了一道让我逃离魔鬼爪牙的门一般,这道门让我对当时工作更加厌恶,我想要逃离,而刚好因为这第三的成绩,让我有了一个创业助理的机会,就这样我真的逃离了,我想我终于不用做这份我喜欢的事情了,我这一辈子再也不要从事程序员的工作了,我毅然决然地离开,曾经的工作成果我自己一点也没有留给自己,因为我是真的不想回到这个行业了。说真的,我的领导很好,我的同事也很好,只有我沉浸在自己莫名的压力和情绪里,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机来的真好,如果没有这个契机让我离开,我可能真的会失控。

回到家乡了,创业助理的工作对我这个在西安打拼一年多的人来说真的算是简单的工作,尽管工资只有西安的一半,尽快有一些工作没有人教我,但我最终都能完成,尽管活很多,尽管没有周末,尽管有的时候我得一个人加班加到十一点,但是这些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我真的也乐在其中,尤其是与群众交流的时候,觉得自己能帮到他们很开心,我真的逃离了西安那个我。可这毕竟是临时的工作,我不是正式工。因为上次的第三和创业助理的工作,让我觉得政务工作可能最适合我,所以我想全力以赴一次参加国考,所以我也离开了这份我还比较喜欢的工作,不上班只复习。

我辞职以后真的每天很自觉很努力地学习和刷题,但是考试当天我也是真的状态很不好,我觉得自己答的很不好,我也不等成绩了,我就这样一无所有了,连希望也没有了。可日子还得过下去,我不能当无业游民了,我也不想让一直正直的老爸托关系把我塞到哪去,我知道他很难开口尽管他为了我愿意,所以我不为难他自己先逃了,我又回到西安了,要找工作还是只能找程序员的工作,说实话我不想找我不喜欢的工作,可我却只做过这个,我把自己的不愿搁到一边,开始投简历,尽力去避免自己做过的最不喜欢的后台,想做测试可我知道测试的知识我一点也不会,自己让步投了前端,觉得自己写过前端应该也不会差,但笔试把我唯一的一点积极性都消磨了。开始给错题给了JAVA,我就那样答还能答出来,然后意识到是JAVA而我要做前端,换了前端的题,我直接懵了,一道完整的都答不出来,我曾经前端代码写的也不错,但是这题我一道都答不出来,一个字没写悻悻地回了。

经历了一次,我再也没有投简历的欲望了,我想要维护自己最后一点不做后台开发的想法,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怎么办,所有人都在指责我不该辞了工作,本来收入不错还能攒点小钱,到后来收入只有一半但还能养活自己,再到现在一无所有就靠之前攒的那点支撑。我想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怕是很难,但我也不想再跳入以前的坑,我之前的苦痛是没有人懂没有人理解的,只有我自己知道所以我不想再进去,看到话务员的招聘我是想去的,可男朋友却问我当时为什么要上大学,又为什么花钱培训编程,我知道我的现状让他很不满,他觉得曾经身为程序员的我是最好的,而我却觉得曾经身为程序员的我是最不好的。我说那算了,不去管他什么话务员了,而我又没办法跟他说我真的不想再投程序开发的简历了,他不会理解我。

现在的我觉得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一无是处的我就只能是这个正在写着无奈的我。


评论